免费看向日葵视频

免费看向日葵视频

“大家最近都胖了一圈呀。”

“休息大半年,不胖才怪。”

“我说你们也太懒了吧,半年都呆在家里哪里也不去。”

至企鹅宣布关门之后,马化藤与张至东,曾立青他们聚了一次。

“要不然去哪,不可能真去搬砖吧。”

张至东笑了笑。

说搬砖是开玩笑的。

他们都是搞it互联网的人,就算是公司倒闭了也不可能去搬砖。

而且,对于他们来说,其实也不差钱。

企鹅虽然倒闭,但却当机立断关掉了服务器,说起来,企鹅还剩下不少资金的。

当然,马化藤倒没有完全留下这一笔资金,而是按股份比例退还给了原来投资的股东。特别是软银,企鹅团队可以说是退了大部分。基本上对于软银来说,虽然损失了一些,但也并没有损失太多,只能说是遗憾错过了机会。

“pony,什么时候出山?”

光滑牛奶肌美女曳地白裙精致麻花辫立体侧脸图片

曾立青喝了一口茶,看向了马化藤。

“出什么山,我现在哪里也不想去。”

马化藤笑着摇头。

“少来了。”

曾立青一幅不信你的样子:“你问问至东他们,他们会信你?”

“呃……”

马化藤有一些尴尬:“不信我也没办法。”

“好了,别开玩笑,pony,真不准备出山?”

张至东问起了马化藤。

要说关系,张至东与马化藤关系最好。

两人是大学同学,张志东对于马化藤也更为的了解。

“至东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马化藤问道。

“我只是搞技术的,技术方面我没问题,但要说要搞什么样的产品,我不如你。”

在之前企鹅,张至东负责技术,曾立青负责市场。

而马化藤则负责战略。

张至东一向喜欢听马化藤的,虽然曾立青性格比较傲,但大方向也是听马化藤的。

几人合作这么久,在整体大方向上面,大家都习惯了马化藤做主。

“pony,说吧,我知道你这大半年宅在家里不可能什么也没干。”

“之前说什么来着,以后不管混得怎么样,我们五人都还在一块。”

说到这,马化藤放下了茶杯。

“大家就对我这么有信心?”

“要不然呢?”

“可是之前我们败得却这么惨。”

“胜败乃兵家常事,这点失败算什么。”

“既然如此……那我们就一起干。”

马化藤没再犹豫,说出了自己的计划:“语音聊天。”

……

阿里。

“今天很残酷,明天更残酷,后天很美好,但是大多数人死在明天晚上,看不到后天的太阳……”

马老师是天生的演讲家。

今天,马老师又开始了一场无比激情的演讲。

马老师先是带着一众罗汉们回顾了阿里巴巴的创业史,紧接着,马老师话锋一转:“阿里巴巴我们现在已经初成规模,但我们做得还不够,我们的竞争对手还很强大,甚至我们面前还有一个更为庞大的市场等着我们去开发。”

“这个市场,我现在可以说,他将是我们现在阿里巴巴市场的10倍,百倍……不,千倍,甚至是万倍。”

“如果我们将他做成功,那么,在坐我们所有人每一人都能登上福布斯财富榜。”

一翻演讲,众罗汉听的是热血沸腾。

虽然不少罗汉都知道,马老师天生喜欢吹牛,他吹的牛皮太多了。

不过,马老师牛逼的地方就在于,他吹的牛皮往往都被他实现了。

当年他说要做互联网,于是他们做了,然后成功了。

随后马老师说要做电子商务,他们也做了,阿里巴巴现在发展的很好。

现在,马老师又雄心壮志的描绘了一个更为美好的未来。

2号罗汉蔡从信等马老师停下,问道:“马总,听您这么说,我现在一下子觉得我就是百亿富翁了。不过,你说的业务到底是什么?”

“其实很简单,还是我们的电子商务。”

马云调皮的说道。

众罗众笑得肚疼。

不过,马云却是瞬间变得严肃:“我可没跟大家开玩笑,虽然我说的新业务还是电子商务,但却与我们现在的业务并不一样。”

“马总,您是说c2c?”

“yes。”

马云大声的点头。

阿里巴巴虽然也是做电子商务的,但他的模式是b2b。

所谓的b2c,也就是商家对商家的业务。

简单的来说,他所搞的业务是国内批发贸易的。

做的是批发生意。

国内一些中小生意人通过阿里巴巴线上批发产品,然后零售卖给普通用户。

但c2c就是则是个人对个人,或者说是消费者对消费者。

说得复杂,但意思就是电子商务不再有门槛,任何人都可以成为卖家。

同样,任何人都可以成为买家。

目前做这一块业务的有易趣。

敏感的马云很快就认识到,电子商务市场目前最好的模式不是b2b,而是c2c。

所以,马云却是开始准备调整阿里巴巴业务重心,全力发展c2c业务。

并且,他还准备另外创建一个电子商务网站——淘宝。

……

“大炮兄,厉害呀,一下子成为土豪了。”

深城,周鸿一特地赶往环宇科技,向陈宇表示感谢。

经过数轮的谈判,3721以1.5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雅虎。

面对着这样的高价,周鸿一自然得好好的感谢陈宇一翻。

“呵呵,还得感谢你呀,若没你抬价,估计我的3721最多只能卖1亿美元。”

“我有什么,主要是雅虎与微软都很想收购你们3721。”

陈宇笑着摇摇头。

就算是没有陈宇,3721同样也能卖出,只不过价格可能与前世一样,1.2亿美元。

“不管怎么说,还是多谢。”

周鸿一向陈宇敬了一杯。

“怎么,后面打算怎么干?”

“之前不是说好了吗,我们一起搞系统安全业务。”

“你又有钱,又有技术,有必要和我一起搞?”

“陈宇,这就没意思了,是不是看不起我。”

周鸿有生气的说道。

“大炮兄,哪能呢,我是说,你一个人就可以了,也不必要加入他人。你也知道,合伙的事情很多时候都会出现矛盾。”

“千万别,这个业务未来市场很大,我一个人虽然能搞,但以后你也会搞。到时候做大了,说不得我们还得竞争较量。还不如我们一起搞,嘿嘿,我们也免得打架是不。”

“大炮兄,你真的想和我一起搞?”

“你说呢?”

“多谢大炮兄看得起,既然如此,客气的话我就不说了,我们一起搞。”

周鸿一这么坚持,陈宇没在拒绝:“回头我们先将公司注册好。”

“这没问题。不过,我得休息一段时间。”

“怎么?”

“没办法,累呀。”

“累?”

陈宇笑着说道:“大炮兄,你有啥累的?”

“嘿,陈宇,你当我搞3721容易嘛,你可知道,我每天都是压力山大。”

这说的倒是。

3721的大部分赚钱的业务都是比较流氓的。

这流氓手段每天都在用,哪能不时刻担心别人报复。

终于这会儿将这个业务脱手,周鸿一还真个想好好的休息一段时间。

“那也行,别休息太久,你知道的,想搞系统安全业务的可不在少数。”

“放心,这个我知道。”

周鸿一点头。

“抱歉,先接个电话。”

正聊着,这时,陈宇却是接到了助手夏竹的电话。

“大炮,不好意思,今天就到这,我先回去了。”

“陈宇,什么情况?”

“也没什么情况,我的几个竞争对手同时向我这边发难了。”

没再多说,陈宇迅速返回公司。

Post navigation

Previous Post 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