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y6116鲍鱼

by6116鲍鱼

.,最快更新顶级弃少最新章节!

小黑屋外。

曹刚已经出现在门口。

“曹少爷。”中年男子满脸笑容的跟曹刚打招呼。

“把小黑屋里的监控关掉,另外,里面无论发生什么动静,或者发出什么声音,都当做没听见,知道了吗。”曹刚说道。

“好的曹少爷,不过……您也不能玩的太过火了,否则我们没法交代。”中年男子说道。

“放心吧,这点分寸,我还是有的。”曹刚说道。

……

小黑屋内,之前审问林云的中年男子离开后。

“刘波应该已经知晓我被抓,他应该能在外面帮我想办法。”林云喃喃自语。

如今林云身陷囹囵,被关在里面根本做不了什么,林云只能期望刘波在外面帮自己想办法。

毕竟今晚林云是准备跟刘波见面的,刘波发现自己不见了,肯定会知道自己被抓,他也一定会想办法把自己救出去。

柔弱无骨光滑美背气质美女清晨朦胧室内写真

这是林云对刘波对信任,只是林云不知道,刘波要花多少时间。

“也不知道,究竟是谁做的!”林云咬牙切齿,脸色阴沉。

林云现在已经可以百分之百确认,是有人给自己下的套,但具体是谁,林云现在无法确认。

就在这时候,小黑屋的门,突然被推开。

一名浑身穿着名牌的年轻男子走进来。

林云定睛一看,这不是曹刚吗?

曹刚抢了周小辉的女朋友,林云之前还教训了他,帮周小辉出气。

当林云看到曹刚后,林云的眼角顿时一抽搐。

“曹刚,是做的?”林云目光泛寒的盯着他。

林云也不是傻子,曹刚会在凌晨一点过,出现在这里,绝对不可能是偶然!

“没错,是我做的!”曹刚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
见曹刚承认,林云的内心,顿时泛起怒火。

“曹刚,胆子很大啊,知道,这么做的后果有多严重吗?本来我教训之后,我们之间的恩怨,已经两清,而现在,把我得罪死了!我保证,这将是一辈子最错误的决定。”林云眼中闪烁着怒火。

曹刚哈哈一笑:“哈哈,以为这里是川西省吗?这里是帝都!把得罪死又怎样?我知道是西南王,在西南地区权势滔天,可这里是帝都,任再厉害,在这里没有任何背景,猛龙过江就是虫。”

“而我曹家,是帝都本地的家族,在这里有的是背景和人脉关系,懂吗?”曹刚一脸得意。

紧接着,曹刚满脸笑容的走到林云面前。

“小子,就好好在这里呆着吧,接下来的几年里,也会在高墙内度过,这就是跟我做对的下场!”

曹刚一边说,一边用手拍打林云的脸。

“曹刚,敢拍我脸的人,通常都没有好下场。”林云双眼微眯的盯着他,眼中闪烁着一股厉芒。

曹刚哈哈一笑:“哈哈,还能咬我不成?现在双手被锁在桌上,双脚也被锁住,就是我案板上的鱼肉,只有任我宰割的份儿,我拍脸,!又!能!如!何!”

曹刚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,又伸出手,狠狠的拍了拍林云的脸,他脸上也满是狰狞的笑容。

“真以为,我双手双脚被锁住,就拿没办法了吗?”林云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。

下一刻。

林云双手一用力。

“砰!”

伴随着金属断裂声响起,锁住林云双手的镣铐,直接被林云挣断!

“什么?!”

曹刚见到这一幕后,被下了一大跳。

“……TM是人是鬼啊!”曹刚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林云,脸色都被吓得发青。

开玩笑,那可是钢铁铸造的镣铐啊,竟然被活生生的崩断了?这简直颠覆了他的三观。

曹刚简直不敢想象,林云得有多大的手劲儿,才能将镣铐崩断!

这时候,林云将脚链也崩开,然后站起身来,直接走到曹刚面前。

“曹刚,有种在拍我脸一个试试?”林云纠住曹刚的衣领,眼中闪烁着怒火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曹刚咽了咽口水,整个人都显得很慌。

因为刚刚林云徒手崩断镣铐的场景,实在把他给震慑到了。

“既然不动手,那就轮到我动手了!”

林云说完之后,对着曹刚的脸,就是狠狠一耳光。

“啪!”

响亮的耳光,在整个屋子内回荡。

“嗷!”

曹刚惨叫一声,同时捂着脸,他的半边脸,已经被林云打得肿的老高。

“小子,……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?竟然敢在这里动手打人!”曹刚咬牙朝林云大吼。

“反正我都已经又罪名在身了,我也不怕再多一点。”林云眯着眼睛说道。

“救命啊!救命啊!”曹刚连忙朝外面大吼。

曹刚喊了好几声,都没任何反应,他这才想起,他刚刚进来的时候叮嘱别人,无论里面发生什么动静和声音,都不要管,还叫他们把屋里的监控关了。

曹刚这么做,本来是想教训林云出气,他万万没想到,竟然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。

曹刚见没人来,只能拔腿往外跑。

“想走?做梦呢!”

林云一把抓住曹刚的衣服,将他拽回来。

紧接着,林云揪住曹刚的衣领。

“……想干嘛?”曹刚一脸恐惧的看着林云。

“说的没错,在这个地方,我不敢杀了,但是,让脱一层皮,我绝对能做到!”林云语气冰冷。

林云话音刚落,门就突然被推开。

之前审问林云的那个中年男子,走了进来。

曹刚见到他到来,就如同见到救世主一般。

“救命啊!”曹刚连忙朝他呼救。

林云见到这中年男子到来,这才将手放开。

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中年男子看到林云竟然站在这里,他显得十分惊讶,毕竟之前林云是被镣铐锁住双手、双脚的。

这时候,曹刚已经跑到中年男子的背后。

“刘队,这小子徒手挣开了镣铐,还要向我行凶,刚刚可是看到的,可一定要给我做主啊,要给他多加一条罪名!”曹刚急切道。

“徒手挣开镣铐?”中年男子显得十分震惊。

“刘队,赶紧叫人把他抓住!”曹刚大叫。

“曹公子,恐怕不能如所愿了。”中年男子说道。

紧接着,中年男子走到林云面前。

“是要铐我吗?来吧。”林云伸出双手。

“林先生误会了,我进来,是来放林先生的。”中年男子面带微笑,显得十分客气。

“放我?”林云显得有些惊讶。

“没错林先生,刚刚我们已经查清楚,是清白的,是那女子诬陷,我们将会对她作出相应的惩罚,至于林公子,随时可以离开了!”中年男子态度十分好。

曹刚听到这里后,他的脸色瞬间就变了。

曹刚原以为,中年男子的到来,能让林云罪加一等,他没想到,中年男子竟然要放林云?

连忙冲上来。

“刘队没昏头吧?……竟然要放他离开?该怎么做,难道不知道吗?我爸是怎么叮嘱的,难道不知道嘛?”曹刚急切的大吼。

“曹少爷,虽然现在是晚上一点过,但我现在清醒的很,该怎么做,我心里有数。”中年男子板着脸说道。

紧接着,中年男子看向林云,满脸笑容的说道:

“林先生,我果然还是低估了,我原以为只是在西南地区权势滔天,没想到在帝都,竟然也拥有那么强大的背景和关系,恕我刘某人眼拙了,之前多有得罪,万勿见怪。”

中年男子说完之后,还客客气气的跟林云鞠了一躬。

Post navigation

  Next Post :
Previous Post :